首页 | 廉政论坛 | 勤廉风采 | 警钟长鸣 | 廉政文化 | 他山之石 | 政策法规 | 基层荟萃 
当前位置: 首页--他山之石--正文
   
菲律宾监狱腐败触目惊心
2015-12-14 13:27
[字号: ]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据一家国际知名新闻网站11月中旬报道,自2010年上台以来,菲律宾总统阿基诺三世高喊“没有腐败就没有贫穷”的口号,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反腐战斗,但迄今为止“几乎没有任何进展”。从令人触目惊心的监狱黑幕、掀起政坛风暴的“猪肉桶”弊案到社会上无处不在的贪腐,以清廉自居、高调反腐的菲律宾政府,似乎从未真正占据上风。

毒枭在监狱内过着“帝王般生活”

2014年12月15日,菲律宾警方在接到线报后,荷枪实弹、带着警犬突袭首都马尼拉南部郊区的比利比得监狱,检查其是否已被关押在内的毒贩控制。尽管做好了足够的心理准备,执法人员还是被监狱内的景象震惊了。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道,至少20间牢房被改造成“别墅”,房间内配有组合式空调、家庭影院系统、液晶投影仪、50英寸平板电视和提供24小时热水的按摩浴缸,地板和墙壁全部贴着大理石瓷砖的浴室还有透明的玻璃淋浴房和平板电视。

在至少500公顷的范围内,毒枭、绑架团伙首领和其他背景强大的囚犯可以毫无顾忌地使用手机、电脑、冰毒和轻便的电动摩托车。一个房间内储存着大量昂贵的名牌威士忌,另一间放着保险箱的房间里则满是劳力士、百达翡丽、卡地亚手表,路易威登、普拉达、爱马仕钱包,名牌鞋子、太阳镜和成堆的美元钞票,甚至还有进口的美白润肤霜。

澳大利亚广播公司报道称,更令人惊奇的是,监狱里还有专供囚犯大饱眼福的“脱衣舞俱乐部”。一个风格独特的房间里配备有舞台、闪光灯,舞台旁边挂着艳俗的羽毛装饰,狱警定期将脱衣舞娘送进来为囚犯表演。

据菲律宾ABS-CBN广播电视集团报道,抢劫银行、珠宝店的犯罪团伙首领赫伯特·科朗克服刑的牢房可以容纳45名囚犯,他带着个人助理、厨师、服务员和武装保镖。他有自己专用的互联网端口和高尔夫球车。

澳大利亚《悉尼先驱晨报》报道称,另一个适合举办小型摇滚乐演唱会的舞台则有整套的架子鼓、吉他、键盘乐器、纯平电视和音响系统。科朗克曾在专属的录音棚里录制10首情歌,还将自己在健身房里举办演唱会的视频上传到网上。他的专辑销量超过1.5万张,网上零售价3.99美元,娱乐记者投票选他为“最佳新人男歌手”。“我一直梦想成为一名歌手。”科朗克在监狱里接受采访时表示,“我是一个迷失了道路的受害者。”

据阿联酋《海湾时报》报道,犯罪集团首领里卡多·卡马塔在医院的高级套房度过两晚时,年轻的女演员和电视台舞蹈演员专门赶来为他服务。宗族长老安帕图安服刑期间,曾被目睹在五星级索菲特酒店排队吃自助餐。在另一些省级监狱,服刑的职业杀手甚至偶尔获准外出执行杀人任务。

“我感到恶心,这种感觉甚至超过了恶心。”在监狱被突袭的次日,菲律宾司法部长莱拉·德利马在记者会上表示震惊。她承认,在监狱内服刑的毒枭通过贿赂工作人员,享受着“国王般的生活”。

为了获得种种特权,科朗克向比利比得监狱医院捐赠了120万比索(约合人民币17.6万元),用于改善医疗设施和为病人买药。当然,这些钱最后只会落入相关官员的口袋。

法新社称,监狱里那些“有来头”的囚犯个个腰缠万贯,平均每人随身携带约200万比索现金(约合27.7万元人民币),以备狱警传唤时随时奉上,尤其是在逢年过节之际。只要拿足了贿赂,监狱负责人甚至可以给犯人“批假”,允许其定期一夜自由外出嫖娼或整个周末离开监狱。

拥有发电机、长会议桌和黑色皮革沙发的科朗克傲慢地声称,昂贵的手表是他叔叔赠送的礼物,后者是一名国会议员。《悉尼先驱晨报》则注意到,监狱里为数不少的枪支,注册在省级高官名下。

有钱人享受特殊待遇只是“冰山一角”

这并不是故事的全部。菲律宾一家人权组织和“被拘押者争取自由和赦免协会”在一次国会听证会上向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提交报告,称有钱人享受特殊待遇只是监狱腐败的冰山一角。

当毒枭在宽敞舒适的“别墅”里尽情享乐时,原本只能容纳8900人的比利比得监狱囚禁了2.3万名囚犯,贫富鸿沟让大多数罪行较轻的犯人不得不忍受“狭小拥挤、肮脏污秽”的囚室。当毒枭在按摩浴缸里享受24小时热水时,其他囚犯每天排队领取一加仑(3.7升)饮用水和生活用水。

患有哮喘的政治犯厄内斯特·杜姆劳多年来一直睡在奎松市监狱的地板上,因为他付不起3000比索(约合69美元)的费用。这个只能容纳815人的监狱关了3400名囚犯,每人居住空间为0.28平方米,低于联合国设定的最低标准3至4平方米。

事实上,菲律宾监狱是出了名的环境恶劣。据国际监狱研究中心的数据,这个国家堪称全世界监狱最拥挤的地方,监狱内囚禁的犯人平均“超员”400%。

由于过度拥挤,囚犯不得不在没有通风、照明的狭小牢房内站着睡觉。许多囚犯等待多年才等到判决,抑郁、焦虑、攻击性等精神疾病时有发生。

据“Bulatlat”网站报道,每名囚犯的每日生活津贴只有少得可怜的50比索(约合人民币7元),日常膳食低于营养标准加剧了健康状况不佳。如果抱怨口粮不好,就会受到暴力威胁。

患有糖尿病、毒性甲状腺肿和充血性心力衰竭的政治犯罗兰多饱受并发症折磨之苦,但由于医疗设施和医务人员稀缺,他只能忍耐。每年有数百人因心肺骤停、肺结核等疾病死在监狱里,患哮喘、糖尿病、白内障、肝炎等“小病”根本没法及时就医。

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报道,为了在监狱里活下去,许多与亲人失去联系的囚犯不得不依附于更有势力的犯人,称呼他们为“父亲”或“哥哥”。

即便如此,囚犯的生活条件仍然比50%生活在贫困中的菲律宾人更好,他们好歹有免费的住处、衣服和一日三餐,而马尼拉贫民窟的许多人甚至填不饱肚子,街头儿童和流浪汉穿得连囚犯都不如。

监狱内的惊人黑幕并没有消失

令人触目惊心的监狱黑幕被曝光后,菲律宾民间组织不断发出谴责,民众纷纷在社交媒体上嘲笑政府无能,让相关官员下台的声音不绝于耳。

“军方应该接管监狱,从上到下的所有人都必须被革职。”马尼拉打击犯罪与贪污志愿者组织创始人但丁·吉梅内斯告诉法新社,他的兄弟被一名正在比利比得监狱服刑的毒贩谋杀。

恢复和平与秩序行动组织负责人西伊补充道:“罪犯被定罪后,我们仍无法确定公义得到伸张,这是不公平的。”“这不仅是毒品问题,还涉及绑架。监狱内的策划者直接和他们在外面的残余团伙取得联系,实施绑架。”他告诉英国《每日邮报》。

在他们看来,菲律宾政府早就知道监狱有问题,只不过到现在才采取行动。

菲律宾管教署署长富兰克林·布卡尤坚称对比利比得监狱被改建“毫不知情”。他解释说,监狱结构像“迷宫、隧道”,里面人多、隔间多,一进去就会迷路,没有专人带领根本难以打探内部情况。他表示将对该监狱实施“整改”,所有“豪华设施”一律拆除。

该监狱主管维纳西欧·索罗则向《菲律宾每日问询者报》承认自己知道监狱内发生的一切,但坚称他这么做是在树立自己的权威,解决监狱内囚犯大量死亡、毒品滥用、纪律混乱等问题。

“铁腕管理可能引发反酷刑抗议,让我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他的辩解听起来十分理所当然,“所以我选择经典的胡萝卜加大棒的办法。”

突袭之后,至少20名毒枭被转移到一个秘密设施,只用一个简单的包携带“基本生活必需品”。至于他们后来去了哪里,没人知道。菲律宾监狱的惊人黑幕也似乎并没有消失。

英国《每日电讯报》近日报道称,菲律宾宿务岛监狱的囚犯可以进行数小时的歌舞娱乐,犯人还在现场表演后签名。

今年8月19日,菲律宾帕赛市监狱警卫逮捕了一名奇怪的“走私者”。这个名叫鲁比·阿古多的女子在接受女狱警常规检查时突然猛出汗,被怀疑后从体内拿出了一个装有铝箔和香烟的避孕套。据《菲律宾星报》报道,阿古多原本打算将它带给监狱内的囚犯“杰斐逊”。

小到向交警贿赂几百比索,向“有用”的地方官员赠送蛋糕或烤乳猪,大到去年引发民众大规模反对的、将数百名议员卷入贪污案的“猪肉桶”弊案,腐败在菲律宾不是新鲜事。

正如《菲律宾星报》所说,根深蒂固的腐败就像空气般无处不在,让菲律宾人窒息。“我们不相信法律会给我们公正的审判”。因为,阿基诺三世曾亲口告诉外国记者,政客们被视为“神圣不可侵犯,凌驾于法律之上”。

菲律宾“Rappler”网站甚至不无羡慕地写道:“尽管每个人从出生到死亡都在接触腐败,但印度尼西亚至少还有一个人们可以向法律寄予希望的机构——根除腐败委员会。”在印尼生活了22年的菲律宾专栏作家贾米勒·弗洛里斯告诉“Rappler”网站,菲律宾应该创建类似的机构。

菲律宾独立民调机构对近1000名企业高管进行调查,32%的管理人员表示有过与政府进行腐败交易的个人经历,略少于2007年的44%。

更令人沮丧的是,尽管不止一次地被曝出丑闻和被判有罪,但多年来没有任何有影响的人真的去坐牢。律师竭尽所能利用法律手段帮他们摆脱困境,强大的政治背景则让他们很容易被赦免。

“菲政府的反腐败战斗并不真诚,最明显的漏洞是缺乏对信息自由法案的强有力的推动。”菲律宾国家腐败问责机构的执行董事文森特·拉扎丁告诉美联社,“如果我们认为只靠阿基诺政府就能实现这些改革,那完全是自欺欺人。”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大连市西岗区纪委监察局      技术支持:大连倚天软件股份有限公司